网站支持IPv6
当前位置:首页 > 北海要闻

合浦群众全力支前 解放廉州兵不血刃

——北海解放70周年系列报道(上)

发布时间:2019-12-03 00:52     文章来源:北海日报 网络编辑:陈红光     作者:方晓淦     [字体大小:  ]     打印文章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正式成立,然而对于地处南方的北海而言,却依然处在国民党的统治下。1949年冬,节节败退的国民党军纷纷南逃,蒋介石更是把海南岛划为“特区”,作为残部的垂死挣扎之地。为阻止解放军南下脚步,为败军南逃争取时间,国民党残部对其撤退路线上的交通要道和桥梁大肆破坏。

“1949年11月,粤桂边区党委指示六万山支前司令部在解放军到来之前要全面抢修道路桥梁,负责完成湛合、合钦公路的山口至廉州、廉州至丹竹江地段的修复任务。”合浦县党史专家莫积爱说,在广大群众的努力下,全县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抢修了桥梁、涵洞30多座,道路100多公里。

除了修桥铺路,合浦群众还根据借粮政策要求,全力为南下的解放军筹集粮食,其中做得最好的是合东南区,短短几十天内就筹借到粮食约100万斤,还有马料一大批、生猪数百头,并按时运到指定的供应站。当南下解放军经过合东南区时,该区又沿途设置接待站,灯火通宵达旦,群众夜以继日地接待大军,做到要粮给粮、要肉供肉、要草供草。一位过境的解放军战士曾感慨:“我们走过不少地方,但部队进入新区后,能见到这样好的支前场面的,实在不多。”

    1949年11月6日,野战军部署了全歼白崇禧集团的粤桂边战役,白崇禧集团在逃窜云贵无望的情况下,调动主力南下博白、玉林、岑溪组织发动“南线攻势”。11月25日,国民党军在进犯廉江、茂名、信宜时遭到南路军和粤桂边纵队重创。27日,解放军相继攻占容县、北流、玉林、陆川、博白等地,歼敌25000多人,国民党军全线溃退,十一兵团副司令胡若愚在容县被解放军击毙,华中军政长官公署副司令兼第三兵团司令张淦被俘,白崇禧集团的“南线攻势”宣告破产。

眼看无法从雷州半岛南逃,白崇禧决定从钦县逃往海南岛。为贯彻中央军委“将逃敌尽歼于国境线内”的指示,第四野战军“前委”决定,第十三、第十四、第四十三、第四十、第四十五、第三十九军于1949年12月2日分别从廉江、博白、容县、武宣、宾阳等地追击国民党残部。为追上逃敌,解放军以每日75至100公里的强行军速度奋勇直追,一路上又与国民党残部陆续交火。

12月1日,第十三军四十师在博合边境歼灭国民党第一二六军三0四师和三0五师残部550多人。12月3日,四十师成功解放合浦县白石水、小江区等地区,并于4日在平南截歼国民党第一二五军,俘虏军长陈开荣等10000多人,成功解放武利、灵山。

第十三军四十师高歌猛进,三十九师也捷报频传。

12月2日,三十九师与临时配属第十三军指挥的粤桂边纵队第七支队从廉江西进,追击逃往合浦的国民党中央军暂编第五、第六军和第六十三军残部。途中,三十九师在龙潭圩与国民党第六十三军主力部队发生战斗,成功毙敌1300多人。当天,三十九师与粤桂边纵队第四支队在公馆胜利会师,两支部队兵合一处,在公馆附近拦截从博白南逃的国民党第一二六军,成功打败敌军并俘敌1800多人。眼看势头不对,国民党第六十三军残部掉头西逃,三十九师与粤桂边纵队第四支队乘胜追击,在公馆西区再次打败敌军,成功俘虏国民党第六十三军副军长李承祥等300多人。

12月3日,三十九师在粤桂边纵队第四支队配合下,挺进廉州追歼国民党中央军暂编第五、第六军和第六十三军残部,敌军不敢接战,全线溃逃北海。当天下午5时许,三十九师先头侦察队在城东鸭儿桥与县城驻军国民党合浦保一师交战,国民党广东省第八区专员公署与合浦县政府官员趁机逃往钦县。到了午夜时分,保一师已溃不成军,只能放火烧毁平田军火库后,与国民党在廉州的地方武装一起逃跑。三十九师一部立即开进廉州,兵不血刃解放廉州,其余大部分部队则继续西进钦县追歼逃敌。12月4日,解放军在钦县平银渡俘虏国民党广东省第八区专员兼清剿司令谭朗星、合浦县县长冯哲夫等人。

随着县城廉州的成功解放,合浦、灵山地区全面宣告解放。

“在1950年1月15日的《致南路父老叔伯兄弟姐妹的感谢信》中曾提到:‘南路的解放是直接在南路父老兄弟姐妹们的热情支援下取得的,你们给了我们庞大的军需供给,住房、情报、带路、翻译等都得到了帮助。这些都是极大的支持,可以说,没有南路父老叔伯兄弟姐妹们努力,南路的解放是不可能得到的……”莫积爱说,由此可见,合浦县广大人民群众的迎军支前工作是非常出色的,也为合浦的胜利解放打下坚实基础。